正邦科技违约,雪崩才刚开始

时间:2022-06-15 13:41来源:http://www.sbmlm.com/ 作者:线上购彩 点击: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塞尔达

编辑 | 角爷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熬的。

2022已近炎夏,而养猪行业还深陷寒冬,不止小养殖户难熬,连上市公司也扛不过去了。

6月8日晚,正邦科技发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出现部分商票逾期未兑付,逾期未兑付余额合计5.42亿,公司将持续与债权人积极协商,妥善处理相关商票逾期未兑付事项,并提示可能因上述逾期面临诉讼、仲裁等风险。

随后两个交易日,正邦科技下跌了10.89%,截至6月10日,收盘价报5.48元,较一月初的年内最高点11.11元下跌了50.67%,市值蒸发了177亿。

账上有30亿现金,却连5亿商票都还不上,更可怕的是,本次商票逾期可能是正邦科技雪崩的前兆。

巨额担保,巨额负债,巨额亏损

据正邦科技公告,本次商票逾期主体涉及11家。

具体看,大头是正邦科技自身,金额达5.17亿元。

其次是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是正邦科技全资子公司,逾期金额1217.73万元。

该公司在5月中旬刚获得担保融资共5.65亿,期限为一年,担保方正是母公司正邦科技。

而根据2022年一季报,正邦科技的净资产也不过才6.53亿。

据公告,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2021年就巨亏115.6亿,2022年一季度又亏损了19亿,同时负债高达213亿,资产负债率为94.61%。

考虑到本次商票逾期对后续融资的负面影响,以及该公司持续亏损的经营状况,本次逾期金额“仅”1000多万的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未来将是数以亿计的窟窿,而母公司正邦科技履行担保义务的概率也非常高。

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据2021年年报,正邦科技2021年对子公司担保实际发生额合计68.8亿,实际担保余额合计103.3亿,是2021年净资产的5.07倍。

据公司今年5月31日公告,截至5月底,担保余额累计为109亿元,是2022年一季度净资产的16.7倍。

除了巨额担保外,正邦科技主体本身也是泥菩萨过江。

2021年,正邦科技虽然营业收入变化不大,但归母净利润巨亏188亿。

2021年的巨额亏损,直接把正邦科技的未分配利润由年初的85.2亿变为年末的-124.8亿,未弥补亏损占实收资本高达三分之一,公司还就此专门发了公告。

对于巨额亏损,正邦科技解释道:

2021年尽管公司生猪销量有所增长,但国内市场生猪销售价格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同时因饲料原料价格连续上涨导致公司利润同比大幅下降;

2019年和2020年因非洲猪瘟疫情影响,国内母猪总量急剧下降,为保证供应及获取利润,公司通过外购高价母猪进行快速扩张,随着国内生猪价格持续下降,公司进行战略转型,处置了前期高价外购的低效母猪;

2021年,因长江以北猪只感染弱毒情况较为严重,导致公司整体养殖成绩较差,猪只死亡较为严重,造成深度亏损。

巨额亏损带来的影响,首先是偿债能力相关指标的大幅弱化:

2020年资产负债率为58.56%,2021年大幅提升到92.60%;

2020年流动比率为1.2229,2021年大幅下跌到0.4784;

2020年速动比率为0.7026,2021年大幅下跌到0.2462。

流动比率是流动资产对流动负债的比率。

速动比率是指企业速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率,速动资产是企业的流动资产减去存货和预付费用后的余额,主要包括现金、短期投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等项目。

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反应公司偿债能力,正常来说,这两个比率越高越好。

横向对比看,正邦科技是四家主要上市猪企里亏损金额最大、资产负债率最高、流动比率最低的。

换句话说,大家同样是在下行周期中养猪,正邦科技走到今天这个悲惨的地步,更多的只能怪自己。

而今年一季报显示,踏入2022年后,正邦科技的情况并没有改善。

2022年一季度,正邦科技营业收入为64.9亿,比去年同期下跌48.92%,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为-24.33亿。

从偿债能力指标看,2022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比2021年末还要高,达到97%,而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相对下跌。

其中,给正邦科技带来较大压力的,是121.48亿的短期负债,和40.11亿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

而一季度末,正邦科技货币资金仅30.73亿,且有部分资金受限,而经营现金流又大幅净流出,上述负债到期时资金压力无法想象。

Choice金融终端

有鉴于此,评级机构也下调了正邦科技信用评级至AA-,展望为负面。要知道,债券圈有个说法,AA都是垃圾债。

巨大的资金压力之外,正邦科技还可能触发退市风险。

因为今年一季度末公司净资产仅6.53亿,而一季度亏损就高达24.33亿,从目前情况看,二季度经营并没有什么改善。

据公司销售情况简报,四五月份合计生猪销售收入仅为一季度的55%。

尽管二季度销售单价比一季度略有提高,其中四月份为12.43元/公斤,五月份为14.67元/公斤,但据正邦科技2021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纪要,公司成本约20元/公斤,换言之,依然是卖一头巨亏一头。

照这个节奏下去,正邦科技净资产随时变负数。

根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出现“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情形的,将对其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而如果下一年度净资产继续为负,则将终止上市。

资金链断裂和退市风险近在眼前,而猪周期迟迟未见反转,正邦科技想要撑过黎明前的黑暗,似乎也只剩下一条路。

断臂求生

其实,今天的局面,早在年初已有传闻。

一月初,在某知名股票投资社区,流传出一份正邦科技让员工办理“养殖贷”的图片,称正邦科技借助员工名义办理养殖贷,从而快速获取现金来付款给供应商,保障公司正常运营发展。

同时,正邦科技向参与的员工提供现金奖,最高可获1.5万元奖励。

随后正邦科技发公告回应称,网传内容与事实不符,并强调这是“公司+养殖场+结算”模式。

五个月过去了,现在回头看,当时的网络传言未必无因。

在“澄清”公告中,正邦科技强调整体现金流量稳健,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但是,实际情况看起来并不乐观,随后正邦科技千方百计为自己输血急救。

3月1日,正邦科技发公告称,拟向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北农”)拟出售直接或间接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德阳正邦农牧科技有限公司、丹棱正邦饲料有限公司、重庆广联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以及云南广联畜禽有限公司、昆明新好农科技有限公司、云南大鲸科技有限公司、贵阳正邦畜牧有限公司、云南广德饲料有限公司51%的股权(以下统称“标的资产”)。

股权转让完成后,以上8个标的公司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将成为大北农的下属控股子公司。

交易总额约为20至25亿元,如若完成本次交易,正邦科技预计将获得11至19亿的投资收益。

同时,正邦科技对标的资产2022年到2024年归母净利润约定了差额补偿责任。

正邦科技承诺标的资产在2022年、2023年、2024年归母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3亿元、1.6亿元、2.0亿元。

如三年累积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低于三年累积承诺的归母净利润的,则应将差额部分金额向大北农进行补足。

与正邦科技的巨亏业绩相比,本次出售的标的资产在2021年净利润均为正数。

说白了,这些都是正邦科技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此番忍痛割爱,也是到了断臂求生的危急时刻,只可惜不过还是杯水车薪。

随后,正邦科技还打起了通过可转债和定增募集资金的主意。

5月21日,正邦科技发公告称,公司所属行业目前正处于寒冬,为做好资金储备,公司根据当前行业以及公司生产经营实际情况,拟终止部分区域新建产能,以保证经营现金流安全。

“鉴于2019年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8个募集资金投资项目、2020年非公开发行股票14个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设已处于停滞状态,正邦科技拟终止上述项目,并将该募投项目结余资金36.2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用于公司日常生产经营及业务发展,缓解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局面。”

由于改变了募集资金用途,可转债持有人享有一次回售权利,即有权将其持有的可转债全部或部分按债券面值加上当期应计利息价格回售给公司。

债券持有人将在2022年6月13日至2022年6月17日进行回售申报,正邦科技本来已经紧张的现金流面临进一步考验。

对此,正邦科技甚至大幅下调转股价,由14.77元/股下调至6.08元/股,希望缓解可转债回售压力,但效果尚待观察。

屋漏偏遇连阴雨,正邦科技大股东自己也是满头包。

股份冻结

正邦科技曾经也有过十分风光的日子。

成立于2000年的正邦科技,最早以饲料起家,2007年上市后才开展养猪业务。

随后迎来了持续三年的“超级猪周期”,各大猪企疯狂扩产,正邦科技也一样。

除高价外购母猪,正邦科技在2019年后不断新建养猪场,刚刚宣布终止的22个募投项目就是在2019年、2020年期间计划兴建的。

在猪周期的上行阶段,激进扩张给正邦科技带来了不菲的回报。

2017年至2020年,正邦科技的生猪出栏量从342.25万头增长到955.97万头,在行业内仅次于牧原。

2020年得益于量价齐飞,正邦科技的养猪收入首次超过饲料业务,当年归母净利润达到57.4亿元。

得益于亮眼的业绩,正邦实控人林印孙身家暴涨。据胡润百富榜,2019年林印孙自身财富为135亿元,2020年涨到230亿元,2021年继续涨至255亿元。

不过,随着猪周期下行,盲目扩张的恶果随之而来。

随着正邦科技业绩巨亏、负债累累,林印孙身家也大幅缩水,而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也因此背负着巨大的债务压力。

早在今年四月份,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因部分账户维持担保比例低于平仓线,被动减持了3510万股,涉及金额2至2.5亿。

截至2022年6月6日,正邦科技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共青城邦鼎已质押13.21亿股公司股票,占其所持股份比例高达87%,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2%。

据今年4月1日的公司公告,控股股东已经出现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情况。

中国自古有句老话: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其中的暴利与残酷,在养猪这个行业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周期上行时,无论如何扩张,都能带来丰厚的收益,以致于盲目到把时代的红利当成自己的能耐;等到周期下行时,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无知和愚蠢。

只不过,对于面向公众的上市公司来说,最终为这种无知和愚蠢买单的,还有广大的股民和债权人。

参考资料:

1.中国基金报《又见爆雷!巨亏200多亿后,龙头公司突然宣布超5亿商票逾期!刚刚,股价大跌!警惕退市风险》

2. 大摩财经《正邦危险!“猪周期”低谷有人熬不住了》

网站分类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
相关站点
友情链接
线上购彩平台,线上购彩官网,线上购彩网址,线上购彩下载,线上购彩app,线上购彩开户,线上购彩投注,线上购彩购彩,线上购彩注册,线上购彩登录,线上购彩邀请码,线上购彩技巧,线上购彩手机版,线上购彩靠谱吗,线上购彩走势图,线上购彩开奖结果
返回顶部